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采 菊 东 篱 下

身居闹市,心清如莲,问君何而?心远地偏。采菊东篱,悠然南山,此中真意,欲辨忘言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云居风行  

2016-01-14 11:11:45|  分类: 梦幻影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云居风行 - Musee -      采 菊 东 篱 下

云居风行
文:musee

某日,在一家著名的茶城逛,看见这款锡罐,双螭祥瑞,如此焕然流畅,不由心生喜欢。
付完款,拿在手里,沉甸甸的把玩,摩挲那弧度优雅的云纹,凸凹的卷曲和回旋,突然觉得这种隐约起伏的线条非常熟悉非常亲切,可又说不出缘由何在。
心上仿佛有一个开关被触及,某扇记忆之门呼之欲出,却又云雾缭绕不知何去何从。
我凝视着螭龙,心上有种说不出的味道。

云居风行 - Musee -      采 菊 东 篱 下
 
某日,偶然看见说内蒙渔民抓到真龙,图片貌似不是ps的,普通的白瓷砖还反着光,现代背景服饰的短裤,正好证实了此非远古,这样离奇的故事就发生于现在。
网上关于此事,有很多聪明人给出各种自以为是的假设,他们不相信奇迹,对于不相信的脑袋,就是事实在眼前仍可闭着眼睛说话。
睡着的人可以唤醒,装睡的人,是无法唤醒的。

那条龙白色,有伤,流血,最要命的是它神情萎靡,一副落入人间自认倒霉的晦气模样,也就是这一点,让我感觉到这件奇闻的真实可靠性。因为,假造的东西是不会有生命之灵性的,唯有真实的生命,才会这种有打动人性、情绪反映的力量。
咱们来看看图片的细节,应该是同一形象的不同角度摄影(貌是分辨率不高的手机所拍摄)。
请用心留意一下它流畅的身形,长须与龙角,遒劲的爪,细腻的鳞羽,肌肉的鲜活感,鲜血和伤口,还有眼睛半闭、不耐烦的、倒霉蛋的那副萎靡神情:

云居风行 - Musee -      采 菊 东 篱 下
 
云居风行 - Musee -      采 菊 东 篱 下
 
云居风行 - Musee -      采 菊 东 篱 下
 
云居风行 - Musee -      采 菊 东 篱 下
 
云居风行 - Musee -      采 菊 东 篱 下
 
云居风行 - Musee -      采 菊 东 篱 下

这个宇宙很大,很神奇,其实完全超出我们脑子的想象。
我们的眼睛,所能看到的世界,不过是长长光谱里短短的可见光范围之内的光线(还得照到了物体上,才能看得见)所形成的一个幻影世界,所留给我们这个被封闭而显得笨笨的幼稚的头脑所认识的一个模样。
那些“神奇”的存在,也许就是现实存在的一部分,而人眼睛却暂时无法看到。
就因为眼睛看不到,我们就不承认它存在,这本身其实是一种愚昧。

智慧而理性的做法,至少是不轻易否定,至少是允许假设他们有可能存在。
比如,对于龙,这见首不见尾的神龙,是否存在的看法。
比如,对中国历史的神话,比如对人之来源与圣经传说,比如对待释迦牟尼佛耶稣老子这些觉者的神迹与智慧的看法,理性而智慧的态度,至少是不轻易否认,允许可能性的存在。
因为,这个宇宙的奇迹在显示的时候,遵循一个法则:眼睛,只会看到心灵所信的那一切。

云居风行 - Musee -      采 菊 东 篱 下

再回到前面所说的锡罐上。
我凝视着这个图案,那熟悉的流线,熟悉的云图,熟悉的瞪视,我从中体会到的是一种生命力的美,而非陌生的不信任感。
突然之间,明白了为什么很久以来一直很喜欢祥云,流水,龙纹,那些流畅的线条和自由的美感。
因为那就是我生命里异常亲切的一部分,我们,不是初相识,而是重逢。
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人世间一直居无定所四海为家浪迹天涯,在我云居风行的日子里,那些与我有缘的生命,注定要用这样的表达方式来触动我的记忆,打动我的情怀,当我伸手揽储,他们欣然入心,不是初相识,而是重逢。

云在青天水在瓶。
云居风行,只为能与你们,世间相遇。

云居风行 - Musee -      采 菊 东 篱 下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